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最新版本

说一个故事

本则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愿你安好。

=============================================

昨晚B做了个梦,莫名其妙的,那些以为可以淡化的人总是以B期望但是无意的方式出现,做这样的梦不坏,可是当B今早坐在车上回想起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有些遗憾。

B 知道A这个人是在小学五年级左右,当时学校里搞了个十佳少先队员的评选,A因为唱歌不错再加上长得也还标志常常参加学校里区里市里的文娱活动成功入选了十 佳,那时候进校门就是玻璃橱窗,专门贴各种公告和表彰海报,十位十佳少年们的照片和事迹占据了整个橱窗三个月之久,而且当时A还是少先队大队长,学校里的 风云人物,想必即使是那个时候的五年级也已经赢得了不少女孩子的青睐,所以这样一个人对于当时的B来说,已然是遥不可及的。

再加上并不同 班,所以B只是偶尔从A的同学那里听到一些零零碎碎的八卦,小学生而已,学校里某个风云男生的事情并不是会特别引起B的关注,也就是偶尔在走廊里瞥见A的 时候会想起,哦,这就是橱窗里的那个人,心中距离之遥远可见一般。之后B回想起来,六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合唱团参加区里的比赛,B意外的入选,而那次合 唱团的领唱当然就是A,每天B都坐在音乐教室里的最后一排,看着音乐老师和A还有领唱的女生一起安排合唱团的事情,这样想起来,这就是B和A最早的交集 吧。

B的学校是包括了小学部和初中部,所以小学毕业之后大家都顺理成章的直升到了初中部,在这样的故事里面,狗血的事情自然也是顺理成章的,B不但和A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而且还成了同桌。

初 一的教室在一栋三层的破败的土黄色教学楼,每一层楼梯的拐角是办公室,另外三间教室并排面对操场,然后两边两个角落还有两个教室,这栋楼应该是学校建立之 初就已经存在了,俗称"老黄楼",B刚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也在这里呆过,那个时候就有校园传闻说这教学楼已经是危房,迟早有一天会突然坍塌,然而六年过 去,老黄楼毅然挺立不倒,继续成就传奇。初一一班的教室被安排在了第三层走廊最里面的房间,就是那种房子塌了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跑出来的角落。

那个时候班里一般把课桌分为四个大组,而A和B的座位是正对着门口的那个大组的倒数第一排,如果以当时的方位来看,算是整栋老黄楼最角落的地方,不过B倒是很喜欢这个位置,因为可以看到要到达老黄楼必经过的操场,这样一览无遗的视野让B很有安全感。

当 时的初一并不如现在这样紧张,所以并不需要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也是因为这样,A和B很快因为各种副科课上的插科打诨熟络起来,当时B偶尔会买些娱 乐杂志,而A作为学校里的文艺骨干,虽然是一个男生,可了解一些明星八卦娱乐咨询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时下午的课程安排基本上都是自习体育或无关 紧要的历史地理,于是B就总是会带着上学路上买的杂志提前一点到学校,然后透过最后一排的窗子,看着A从操场那边走来。

A当时正矫正牙 齿,那时候的牙堀还是最原始版的那种银色金属的,很不方便尤其是吃东西之后常常会有东西卡在牙套里,可能A从小参加各种演出活动的关系,所以对自己的形象 相当紧张,但是问别人自己的牙套里是否有食物残渣又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情,好在当时B也算是个要脸要面的人,所以书包里长期装着一面小镜子,于是每次A吃完 早餐或零食,总是会给B借一借小镜子,B常常嘲笑A紧张兮兮的模样,用两只手臂狠狠的把自己的头包在课桌上,到了后来,两人都嫌这套程序有些麻烦,于是基 本简化为A吃完东西然后直接扭头对着B咧嘴,如果干干净净B就挥一挥手A也就放心的跟别人说话去了,若是需要清理,B一边自动的掏出镜子看着A又紧张兮兮 的双臂抱头一边嘴贱的吐吐槽,现在想来,也不知道究竟是把弱点暴露给别人更亲密些还是对别人的弱点完全包容更亲密些呢?

A主持唱歌样样拿 手,样子也清清秀秀,当时在区里还是小有名气的,所以初一的时候省里组织了一批初中学生去香港参加一个演出,A作为学校里的代表成为了其中一员,B生活的 地方是一个可以在全国排得上号的贫穷落后的城市,所以这件事情在当时可是个不大不小的新闻,而加上B和A平常又关心娱乐八卦的原因,香港对于十三十四岁的 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个梦想中才能去到的地方,各种明星美食各种光鲜亮丽,B和A一样期待着这次旅行,就好像自己也能去一样。终于盼到A回来,每天总有很多同 样有好奇心的同学围着A让他说说他在香港的故事,反倒是B好像没有那么在意了,她并不记得自己有特意问起过A关于香港的经历,倒是A某天带来了在香港拍的 一堆相片,然后放弃了平常看娱乐杂志的习惯,用一整个下午三节课的时间给B把自己在香港的生活讲了一通,还拿出自己与当地学生交换的地址和对方写的信给B 看了看。B时至今日还记得那个地址是九龙的某个地方。

虽说A偶尔挺在乎自己容貌的,不过那个时候也没有太多的精力金钱追求衣服鞋子,所以 在B的印象里,A挺喜欢穿一件红色格子的衬衫,偶尔里面搭件白色的tee,然后深咖啡色的五分短裤,初中刚开学的时候还挺热,他穿的是普通的运动凉鞋,不 管什么时候B想起那个时候的A,首先印入脑海的就是这个样子,不过A虽说是搞文艺的,但是对自己的男子气概倒挺在乎,时不时的把衬衫勒紧问B是不是他有了 胸肌,要么就是戳戳他根本没有禤二头肌,甚至有一回,两个人无聊到一起讨论了腿毛的问题,A坚持认为男人要有腿毛才算真正的man,B说可是我没有啊, A说你女孩子家的要什么腿毛!那时候B突然意识到,对啊,并不是与对方相像就表示能走的更近的。

初中的时候有人提议来出出班报,因为A和 B总是讨论着明星八卦的事情,所以两人就自告奋勇的承担了娱乐版的活儿,内容早就不记得了,无非就是在杂志上抄了两则过气的新闻罢了,倒是报纸的版面设计 画了不少心思,当时A学会写一种花体字,就是在文字下面勾勒出阴影,让字本身更有立体效果,于是B说我们就把花边设计成一个管道,然后把字母像倒水一样倒 在管道上让整个管道绕满版面顺便还可以把新闻分隔开来,当时B把这个想法说了几遍,A终于不厌其烦的说哎哟你怎么就那么喜欢倒水的呀!有人常说,人总是会 无意识的记住一些偶然的事情,而A说话时皱眉头的表情就这样成为B记忆里一直没有忘记的偶然。

历史老师为了保证教学质量会在期末的时候检 查笔记本,就是他课堂上的板书我们有没有认真抄写下来,B是个蛮喜欢历史的人,所以对于抄板书这件事情倒是情有独钟,并不觉得是个负担,而且在课上常常还 听的津津有味,A对历史没什么兴趣,上课的时候偶尔会做些别的事情,所以B有时候就会连着A的笔记一起抄了,B有时候欣赏着自己给A抄的笔记还挺自豪。

A 和B同桌的时间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两次考试没有达到预期的要求,班主任把B调到了前排一点的座位让B有更好的学习氛围,某节数学课前,A去讲台上帮老师 抄写接下来要在课堂上讲解的题目,而B则默默的收拾书包走到了新的位置,不知道是因为被班主任责问还是什么原因,区区一个换座位的事情让B哭得很伤心,当 他扭头看回到座位上的A的时候,对方并没有表露出任何表情,而在下课之后,A已经和新的同桌说笑了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当天放学的路上,B的好友 安慰说:”说不定过段时间,老师又会把你和A调在一起了,不要再伤心了.” B有些遗憾的想,我都没有亲口跟A说我要调走呢。

虽然心里有 些不舍,可是B还是很快的又融入了新的环境里,当然下了课时不时的还是会走到原来的座位上与A聊一聊,B觉得这应该就是学生生涯里再平常不过的朋友关系了 吧,因为当时A是班里的文娱委员而B是班里的体育委员,所以很多课余的活动让A和B都会有联系,再加上其他几个在班里也比较活跃的同学,几个人常常会组织 模仿一些当时很流行的游戏节目调节学习生活,而也因为有这些理由,偶尔会到各自的家里聚会,其实就是一帮同学找点借口出去玩一玩;要么一群人会一起去网 吧,而当时QQ才开始流行,B没有申请自己的QQ号,A就会邀请B一起共享一台电脑,然后因为在QQ上捉弄到某个人而哈哈大笑;所以虽然B和A没有继续同 桌,但是两个人之间的联系还是如过去一样频繁,于是没有过多久,班里就莫名的传出了B喜欢A的谣言,或许对于B这样默默无闻的人来说,喜欢上A应该是理所 当然的吧,甚至连B的母亲都从B同学父母那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而旁敲侧击的质问B,B觉得有些委屈,于是为了避免家长和老师的怀疑,B只能刻意的和A保持 距离,而A也不是很在乎的扩展了自己的圈子,于是初二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唯一的一个插曲是,某次B开玩笑说班里一个女生喜欢一个男 生,后来女生特别生气的找到B,当时B鬼使神差的正好跟A在聊天,那个女生当着A的面大声的说,“B你为什么说我喜欢XXX,A你知道B喜欢你喜欢很久了 吗?”当时是在体育课上,那个女生的一句话估计很多人都听到了,但是在B的印象里,场面并没有想象中的尴尬,因为她已经完全不记得当时是个怎样的反应 了,B追上那个女生道了歉,之后就没有人再提起过这件事情了。

到了初三的时候,总算是要有了为中考而努力的觉悟,B前所未有的把热情都投 入到了学习上,那时候B跟座位左右前后的人相处得很开心,而A也与另外几个人男生女生常常在一起打牌聊天,两个人的生活已经几乎没有了交集,可是班里的谣 言还是一如既往的传播着,在B看来,她喜欢A应该已经是班上默认的事实,反正没人来问,她也无心去反驳;当时坐在B前面的女生C跟A是幼儿园小学和初中都 在同一个班一起长大的朋友,而C就是那种每个班里都会有的,喜欢看张小娴喜欢看亦舒琼瑶的女生,所以对爱情的这种事情因为这些小说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因为 班里的那些谣言,B理所当然的以为C是知道自己喜欢A的,再加上C自己也有喜欢的男生,所以B偶尔会和C聊到这些朦朦胧胧的事情。初三课程很紧张,比起之 前晚上或者周末是需要补课的,在C的介绍下,B去补习英语的地方A刚好也在,B还觉得C是故意而为之也没有多问什么,补课的时间一般是周五晚上而且人挺少 的,所以B跟A还有C因为是同班的关系就老凑在一块,有时候时间比较紧张的话,就只能在外面吃饭然后直接去补习,所以三个人偶尔会在一起吃晚饭,有的时候 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于是8点下课之后,三个人会找个路边摊吃吃宵夜再回家,不过那时候脑子里只记得中考,所以一边吃饭一边多聊的都是学习上的事情,倒是 因为有时候A不来补习,B和C会到公园里坐一坐,聊些女生之间才有的神乎其神的秘密;

除了补习英语之外,周末还有数学补课,因为是班主任 自己找的教室,又要容纳整个班的学生,所以地方比较破败,公共汽车也到不了,有一次B去的晚了一点,走到路上遇到A,而恰巧一辆的士过来,于是两个人就结 伴搭车到了补习学校,进去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结果班里同学看到B和A一起走进去窃窃私语了起来,B只好特意的找个与A分开的位置坐下;就是这些零零碎 碎毫不起眼的事情却成了B对初三那段紧张时光中最清晰的回忆,而B永远也不会知道是什么时候把这些都装进了脑海里。

虽然学习比较紧张,但 是偶尔还是有些不错的课外活动,因为担心中考遇到与写新闻有关的题目,所以语文老师就提议可以自由组队完成一张简单的报纸作为练习,平时人缘挺好的B意外 的没有跟别的人组队,她当时只是想自己独立完成而已,但是某个课间偶尔和A聊到这个作业时,A居然出乎意料的表示想和B一起完成,B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甚 至那份作业还各取了B和A名字里的一个字作为报纸的名字,B都还记得当时语文课代表,也就是之前被B说喜欢某个男生的那个女生看到这个名字时意味深长的表 情。

按道理说,时间就应该是这样过去了吧,就在离中考大概还有四五个礼拜的时候,C突然问B,如果A喜欢你你会怎么样,B是那种无论多喜 欢都不会说出口的人,她可能会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都给喜欢的那个人,可是要她说一句我喜欢你比登天还难,所以B是唯唯诺诺的敷衍了过去,说A怎么可能喜欢 我,他不是喜欢另一个班的谁谁谁吗还有比我们高一届的某某某呀,C说,那如果他说他愿意和你交往呢,B说那我可以考虑考虑的呀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C说就 是想着要毕业了不想让朋友留下遗憾,B理所当然的理解为C因为知道自己喜欢A而又说不出口,于是帮B一个忙至少有个答案,而C也告诉B其实A应该是对她有 好感的所以才有勇气去问对方,于是B兴高采烈的等待着C带来A的答复,然而结果却不如B期待的那样,C转达了A的意思——差不多就要中考了,还是先把考试 考完吧,暂时不想谈论别的事情。

这个答案,在自尊心奇高的B看来,毫无疑问的就是拒绝了,其实一直以来B并没有把特别多的心思放在对A的 这段感情上,毕竟她自己有时候也分不清究竟是喜欢A这个人还是喜欢他作为学校风云人物的那种光环,她自己甚至都在回避对A的喜欢,对于B来说,放纵自己的 感情肆无忌惮的去喜欢一个人总是很难为情的,就好像在被拒绝之后,B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不过是大哭一场然后烧掉了以为A也喜欢自己时头脑发热而写 的几篇日记后,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备战中考当中,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顺利考到了理想的高中。

B生活的城市并不大,所以B在高中再次遇到A 也不是特别奇怪的事,不过不再是同班同学,见了面也就是小聊几句,互相之间的生活圈子变得越来越远,B在高一的时候与另一个男生交往,B是喜欢这个男生 的,但是却偶尔会头脑发热的指着另一个教室里的A说,看,那是我以前喜欢的人呢,而C知道B和别的男生交往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跑来问B,那A怎么办,B听 见这个问题觉得有些好笑,心里想着难道不是他自己说不想影响中考吗,C说所以你也不喜欢A了,B能怎样解释呢,她是一个不会说喜欢的人,再说,喜欢又怎么 样呢?

高中的三年,就是这样过去的,B很快与那个男生分了手,C又问起B关于A的想法,B那时觉得这都老远老远之前的事情了,不管再喜欢还是自己知道就好了吧,不想再因为这个事情伤到自尊心了。

离 开高中前B最后一次见到A是去交志愿表的时候,B站在教务楼的楼梯前看着A从里面走出来,刚好也是夏天的时候,或许是B记错了,A穿的依然是红黑格子的衬 衫,深色的五分短裤,B和A打招呼,两个人聊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那天的阳光和初一的时候没有太大区别,地上和教室课桌上一样,印满了斑斑驳驳的树影,而 B突然觉得自己和A的距离也如开始时从来没有拉近过,B不知道那些对于喜欢的人应该知道的事情,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喜欢过谁喜欢什么电影喜欢什么书喜 欢什么音乐,B从来都没有机会和A聊这些事情,B一直觉得,虽然自己把对方看成是特别的人,可A应该只是把自己当作普通的朋友同学吧。

B没有在国内读大学,A去了离家乡很远的一个城市,B没有留过A的电话、QQ、同学录,只是偶尔想起来会有些遗憾的时候搜索过初中时A用过的QQ用户名,当然是毫无结果的;B默默的安慰自己,之所以还会惦记,应该是因为没有得到过的,所以总是最珍惜最期待吧。

在 B这一届学生读大学的四年里,虽然每年都有回国,但是都没有再见到A,偶尔会从别的同学那里听到一些消息,或者有的时候,B和自己的母亲打电话,母亲还会 提起当时传闻B喜欢A的事情,而因为母亲与A的某位亲戚是朋友关系,所以时不时的也会听对方聊着自家年轻人是否找了男女朋友的事情,这其中当然也就有包括 A的,不过无论如何,这些不痛不痒的闲聊对于B唯一的作用就是让自己又想起了初一的那些有斑驳树影的午后。

大概是他们大学毕业后的那一 年,B无意间在QQ上联系到了和A关系很好的一个男生D,D读大学的城市和A离得很近,加上两个人本来在中学就很熟悉,就是A初三经常一起打牌的死党之 一,而B和D也做过一个学期的同桌,虽然毕业后不常联系,但是遇见了就好似闺密,B回国转机到了D的城市,两人都会特意约出来逛街吃饭,人有时候就是很奇 怪,明明那么好的关系,却也能三四年不与对方联系,而见了面之后居然还能毫无隔阂,居然还能聊得天南地北海阔天空。

找到了D那和A再次联 系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那时候大家都已经开始上班,假期的时间反倒是比上学时灵活许多,所以某个春节假期,时隔五年之后的一次同学聚会上,B又一次见 到了A,A已不太是B心目中的那个样子了,不是说变的不好,而是因为A工作的关系反而比中学的时候更时尚更好看了,这让B觉得距离也变得更远了,之后每次 B与A的见面都是在同学聚会上,大家无非就是喝酒抽烟划拳游戏,玩得很开心但是B觉得从来没有投入进去过,只是看着A在各类朋友同学中调节气氛好不欢乐。 三年的春节假期就是这样过来的,吃吃喝喝打打闹闹,聚个两三次后又各奔东西,B知道A是玩得很开的人,尤其回到家里更是如鱼得水,跟每个男生都好像莫逆之 交,跟每个女生都好像男颜知己,每天都被大大小小的party包围着,不过好在每次熟悉的几个人组织同学聚会,A都能准时出席,B觉得这样也就心满意足 了,老同学的情谊没有变过,当然也就仅仅是老同学的情谊了。

又是一年春节假期,闲来无事C到B家里聊天八卦,就好像原来放学后在公园里那样,那A肯定是无法避免的内容。

‘说起来你真是一点都没有喜欢过A么?’

‘哎,那你当初为什么替我问A?’

‘我什么时候替你问过,我是替他问的吧。’

‘等一下,你不知道班里一直传我喜欢A?’

‘不知道啊,我反正没听说过,当时我就是问过他对你有没有感觉,他说有,然后喜不喜欢你,他说喜欢。所以我才来问你的。’

‘啊?他自己不是说为了中考吗,这当然就是变相拒绝吧。’

‘这话不是他说的,我是看到你们互相都有意思,真心怕你们坦白了然后就在一起真的影响了考试所以这么给你说了。’

‘啊?’

‘谁知道你一上高中就跟别人好了,你不知道当时A伤心了好久。’

‘啊?’

‘不然你以为我一听说你和那个谁在一起了就跑来问你那A怎么办是为了什么?你反正一直都是无情无义没心没肺的还好意思说喜欢人家?’

‘啊?’

后 来在B的默许下,C给A说B其实还是一直挺喜欢他的,A觉得是C八卦而不太高兴,说如果有需要他会亲自和B说,C把这个话转达给了B也鼓励B其实可以尝试 着和A说一说,可是B放弃了解释的机会,对于B来说,十几年过去了,她和A的距离并没有因为时间变得更近,她并没有比五年级时了解A了解得更多,她当然会 想象如果她和A在一起或者在一起过会是什么样子,但是B本就不是一个会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的人,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从未疯狂的爱过吧,时过境迁,不管是B 还是A现在各自的状况心态或者生活,都已经处在了完完全全的不同环境里,而B觉得,A应该已经不是B心里面记住的那个A了,或者说,B心里的A根本就没有 存在过,要么也可以这样理解,喜欢得太久可能就会忘了原本喜欢的人的本来面貌,甚至会发现你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对方;B从来没有对A说过喜欢,就 像B永远也不会知道C说的是否属实,A是否真的喜欢过自己一样,最美好的,也就是到此为止了。

B离A最近的时候,其实早就已经错过了。

B想,人生就是这样一直的在错过吧。

Advertisements

It’s an incredible thing to be asked to do

2012-10-22 13:13:19

刚才在和E妞说胖子的Hedda Gabler,我就去硬盘里搜了搜,然后找到篇他06年因为演Hedda Gabler而拿到某个戏剧奖第三名然后还有500块奖金的事情,新闻里的原文是——

新闻里应该是把他年纪写错了,不过那个时候谁又会在乎一个不知名的小演员的事儿呢,其实06年5月他都已经是快30的人了,我给E妞说,主要是你胖长得也年轻,那两年他那个样子跟个20出头的大学生一样,E妞说,对,不像这两年,老得快皱纹多,一看就是36岁的样子(。

自 从05年之后,我就觉得时间过得飞快,所以现在回看过去虽然是06年的事情了,但是也还是没过多久的感觉,看他原来的图片,他在夏洛克之前就差不多是一副 青春饱满朝气蓬勃的模样,不用说二表弟或者小首相那种快掐出水儿来的角色了,即使是巧克力厂长也会给人一种硬贴上胡子扮成熟的感觉;虽然我是10年因为二 表哥之后才喜欢胖子的,然而慢慢的了解之后,他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倒是越来越接近他成名之前的样子了。

月初他参加Cheltenham 的Q&A的时候,有人问他怎样给年轻有志的演员建议,胖子说,去看好的演出去学习精彩的作品,去尝试去练习去生活,保持阅读做一个好的聆听者,你 有很多事情值得去尝试去失败去转变去成为,而在此过程中,要学会享受,因为这是一件美妙非凡的事情。

大概就是这样一段话吧,其实为这段话 感动觉得挺傻的,因为你会觉得太像那些励志小说电影里,打不死的主角用来蛊惑人心的台词了,每天被工作生活操过之后,你难以相信还有这种人——这种毫不顾 忌毫不保留的对自己所做的事情保有高昂的热忱,而且丝毫不觉得难为情的认定着这样的价值取向的人。

其实经常听完胖子噼里啪啦的长篇大论你 会有种很奇怪的心情,因为你不知道你是因为喜欢他而激动呢还是因为他所说的话真的打动了你而感动,胖子总是说自己多么多么的幸运,有时候我想他所说的这份 幸运里是不是也包括像片场失声或者南非车劫这样大大小小的挫折苦难,或许我们很难有机会像他一样在鬼门关兜回一圈的经历,可是听着他说‘年轻的时候体验过 死亡是你独自一人的事之后,就会特别肆无忌惮的坚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成为想成为的人了’,我就会特别想哭。

哦,我的本意其实是对他30岁 的时候拿了个500块奖金的事情有些感叹,二表哥之后,很多人总说胖子是一夜而红,硬要这么扯也行吧,因为毕竟没有二表哥哪有今天什么事儿,可是我也总会 想,那在二表哥之前,在他34岁之前,30岁左右应该成家立业慢慢在事业上站稳脚跟出成绩的时候,但还是一个普通的剧场演员演着不入流的电视剧在电影里跑 着龙套的时候,他那些满腔的抱负和雄心要去何处发泄?可能你会说,只要是金子坚持总是会发光的,然而我更加好奇的是,当他被发掘之前,是要以怎样饱满热情 的心态去生活呢?而后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他32岁的时候刚搬到新家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最近都是在搞家里的木工活,很多事情,但是总是会忍不住去摸一摸口袋里 新房子的钥匙——不断的回忆这个画面,我居然会诡异的觉得很幸福。

坚持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尤其是都不知道自己要坚持什么的时候,害怕 老去害怕平庸害怕一事无成害怕无所事事害怕付出的得不到回报害怕因为满腔热情被嘲笑害怕认真的去做某件事,并且这些害怕将永远伴随着你;可是不管是为了赚 钱为了满足虚荣还是为了继续生活,总还有些事情我们正在做着或想去做或不得不做,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总是充满了行尸走肉不知所以,会不停的怀疑会迷茫的站 在原地会被日子操得不想反抗,但是我觉得某个时刻我一定会记起某些人或者某些话,并且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去失败去享受去生活,因为这是一件美妙非凡的 事。’

不管我多么平庸,但是我对你的爱很美。

2012-07-18 18:54:33

很多事情,你总是很难用对错去定义,甚至你笃定的认为错的事情,也会有意或者无意的犯下,就像你无法把握如何去掌控对某个遥不可及的人的爱那样。

你 总是会担心自己爱得太多,就好像这份爱本来就不该存在一样,因为它看上去就是没什么道理,然而那根单方向的情感纽带却显得如此结实,你越是害怕它就越生机 勃勃。你会努力的克制自己规矩自己的思想,不至于让它飘得太远以至于好像可以跟那个人扯上什么关系似的,然而这些都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附加的无聊产物,我 们本来就不应该奢求得太多了,毕竟我们已经拥有了这么好的一个人。

可是你更担心自己爱得太少,因为你从某个人的身上得到了那么多,那根纽 带虽然由自己一方开始,然而营养的吸取却与延伸的角度完全相反,你因为那个人所获得的喜悦欢乐举不胜数而又无以为报,更不要说那些随之而来获得的清晰明朗 的知识和与其相伴的充盈快感,这些从天而降的奖赏会让你有些不知所措,总是忍不住胆战心惊的发问,我们哪里来的好运气能够收获这样一个人?

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我也并不是在喜欢这个人吧,或许只是刚巧在这个时候,我需要这样一个形象或者说幻象从而帮助我得到这份命中注定的岁月?这样的说法似乎是太消极了一些,可是当你慢慢了解过后能够肆无忌惮增加的东西就只有疑问了。

但是好在有些事情我是可以确定的。

他 并不是我的英雄,他从未在我思想的疆域里攻克下一片全新的领域,在我遇见他之前,我就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人,所以他不是我的信仰也不是我引以为傲的神;他更 像是在我模糊迷茫的惨淡废墟上将生命力重新注入的贤哲,把知识把动力把热情把所有一切值得去把握的东西再次点亮,我愿意去了解去聆听去探索,这些事情自然 的好像本该就在那里一样,或者说就像某种电脑程序,为我梳理清晰头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文档,将其分门别类重命名,然后再一点点的让它充实饱满,就好像,就 好像歌德在人世间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打开百叶窗,让屋子多一点亮光。”

他就是那个为我打开百叶窗的人。

在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上,人总是会做一些傻事,就像我为什么一定要在今天写下这些一样,可能因为我不明白,也可能因为我觉得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能写下一点点什么,给那个难以把握的人,就好像有谁真的在乎似的。

之前我说,我不可能把他当成信仰或者神之类的东西,太傻了,但是如果这样的高度能够表达我所想表达的情感,那就让他是吧,毕竟,信仰总是与我们自身的利益密不可分,毕竟,如果我们能够抓住一些本质的真理,追求到更高境界的美德,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描述它又有什么重要呢?

毕竟,不管我多么平庸,但是也因为你拥有了这么美的一份爱。

生日快乐。

所以如果你无法成为一个让别人喜欢的人,那至少成为一个真实磊落的人。

2012-04-29 18:39:48

我一直认为,如果人开始成熟,那一定是以发现自己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成为起点的。

因为一旦你得知了这个事实,就意味着你拥有了辨别是非的能力,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你的是就是是非就是非,而是指人类特有的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价值观,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并且开始为自己的心情愉悦而活着。

曾几何时,我也圣母一样幻想过有一天会得到许多人的赏识和夸赞,并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不伤害任何人,而《隐之书》里面的一段话却这样告诉我‘千万不要养成自省 这病态的习惯,一个女人若要创作出精彩的作品,或是让自己活得有意义,那就绝对没有任何所谓不应该的事情。’我至今还想象的到我看到这话的时候皱眉头的样 子,然而我现在却渐渐发现这句话于我的印象之深以致让我越来越接近成为这样一个人。

虽然前两天我说有了KT看书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当 然这也可能是有了新东西有新鲜劲儿的缘故,可是KT的资源虽多,但是还是无法满足所有的阅读计划,所以今早我鬼使神差的从书柜里抽出之前买的纸质书丢进了 背包里,书是毛姆的《观点》,刚看了个开头,他的小说我就不献拙评论了,因为能把评论写得如此想让人频频做笔记的作家无论写出如何出色的小说都应该是情理 之中的事情。

这本书里他先写了歌德,包括歌德年轻时候的风流韵事,《少年维特烦恼》的原型,歌德和魏玛公爵,歌德和席勒(啊哈),不过毛 姆依然表示,歌德虽然是天生的诗人,却并非天才的小说家,而何为天才小说家,我想没有人比毛姆更适合作出评论了:“并不需要热爱自己的同胞(这要求太 高),不过,他得对世人充满浓厚的兴趣,他必须天生具有感同身受的能力,这样才能想人之所想,感人之所感。”

这倒和A·S·拜雅特(隐之书作者)的态度有异曲共工之处。而今天我之所以发此感慨,自然还要感谢BC的那篇访问(相信我,这真的不是我最初的目的),毕竟糟糕的心情和愉快的专访同时出现,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专访倒是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今天这篇专访主要说的是之前TIME的网络投票,最终结果BC在第7的位置的事情,而这个位置甚至比奥巴马比卡梅隆比LADY GAGA比ADELE都要靠前,当然这只是脑残粉的功劳,与实际的情况其实并无太大联系,所以BC也就是表示‘I’m slightly flattered’,后来他又说在这个名单上的人确实有很多做了了不起的事情,然而很多做了了不起的事情的人也应该出现在这个名单上,老师医生或者军人 等等,当然还有一些政治家,一些真正做了好的实事的政治家,医生、助产士和父母(还要特别加上:I’m not even a parent. Parents go through more than I do.)

BC在说了一长串的名单之后说:‘There are lots of people I’d put ahead of myself, and that’s not me being humble’(我把很多人放在我的前面,并不是想表示自己的谦虚),Come on, you know what it’s about. It’s flavor-of-the-month stuff, and that scares me as much as it thrills me. I’m 35, and I’ve been doing this for 10 years. The point is, I thought, maybe I should start to do something with this moment.(拜托,你肯定知道这些都是怎么回事,这不过就是本月之星的投票罢了,与其说让我激动不如说吓死爹了。我现在35岁,干这行10年了,这件 事能让我想到的就是,从此时此刻起我是应该开始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了。)

“It’s kind of inspiring in a way, because you look at it and think, ‘I’m not really worthy of my entry in this.’ It’s bizarre and humbling and silly, rather than something to frame and look at and take very seriously.” (当然这会让你感到一些鼓舞,毕竟你看到自己的名字在这份名单里,但是又会想想,‘其实我可不够资格进入这份名单。’这让人奇怪而又难为情,总之这样的感 觉肯定要多于正儿八经的以为自己真的值得这样的褒奖。)

而我之所以会被BC这段话打动,倒不是因为他这段话有多么的与众不同(但是确实是不可否认的一如既往的清晰和一针见血),更多的是因为以BC如此自我自信毒舌嘴贱的人来说,让这段话显得格外真实。

当你了解到他有多让人讨厌,你也就明白了他说这番话时的不虚伪不做作。

就 像我今天我突然发现的那样——‘我终于稍微了解到一点我为什么喜欢你们缺了,虽然他经常脑残嘤嘤孩子气,但是他就像是我喜欢的各种人的集合体,什么都占那 么一点点,毒舌敏感洞察力理想化以及带给你的又爱又恨的复杂情感,甚至有人因此不喜欢他而产生的真实性,都是他变得如此美的原因。’

我从来不觉得BC是那种一般意义上来说人见人爱的类型,虽然对于他负面的评价我一般会躲着走,可是被嘲笑得多了,也难免会不小心看见,至于孰是孰非也是见仁见智罢了。所以与其说BC会让我想成为一个更好的人,那不如说在喜欢他的这段时间里,他使我成为了一个更真实更磊落的人。

前 两天他吐槽唐家屯,‘Begone, woman. Bring it back when it says “Sherlock Holmes” or Steven Moffat or myself — someone else who’s more deserving than the second series of “Downton Abbey.” ’还有他之前讽刺黑天鹅阳奉阴违说电影福吐槽007的事情不用赘言,而正是因为他这么个嘴贱法,虽然他老嘤嘤嘤有人说他‘The talentless wooden acting of arse-named, horse-faced twot Benedict Cumberbatch’,让我觉得他都是活该得来的,就是一报还一报罢了,我这种高级黑,既看得开心,也乐得高兴。

所以我觉得像他这种 人是完全不需要同情的,他就是典型的不嘴贱不舒服不打枪不安逸;如果你要是想塑造一个伟光正的形象,我觉得就不要喜欢BC了,你在承认他聪明有趣有才华头 脑清晰的同时,还是要接受他因为智慧而伴随的那点小小的邪恶气质,我不是说他不是一个好人,不然也不会穷得叮当响的时候还要抽出两百块钱支持朋友的慈善活 动(他是那次活动里捐得第二多的)还有私底下参加的一堆奇奇怪怪的慈善义举,也不会一直以自己The Prince’s Trust大使的身份而自豪,甚至他从骨子里对各种类型的人的好奇和尊重,都是他成为我所说的那种好人的原因,不过你不用指望他成为道德标兵或者行为模 范,喝酒抽烟的常态是不可能改变的(而且经常喝高),独身子女的那一点就燃喜怒无常的臭脾气,满嘴高深词汇但是粗口也从未间断的矛盾结合,可都是让他被很 多人诟病的理由,而以至于他本身的毫无异议的才华和应得的褒奖也成为了被人攻击的把柄。反正有人说他是个混蛋我可一点都不吃惊,因为就像我说你是个傻逼你 就是个傻逼一样,无法反驳。

这就是我想说的,既然我无法成为让别人喜欢的人,那不如就让我成为一个真实的人,成为真正的自己。

我 想,我至少有一段时间可以以毛姆的那段话作为自己的行事标准,‘对世人充满浓厚的兴趣’,我确实能让自己保持着生活的动力和洞察百态的好奇,即使偶尔厌倦 我也会强迫自己做到,毕竟这是为数不多的我认定的毫无争议的成为一个有趣的人的必备条件;‘感同身受的能力’这是当然,适当的同情心和悲天悯人至少保证你 不会偏离得太远,纵然很多时候我们并不清楚‘生活的意义是什么?生活有目的结果吗?有道德这种东西吗?’(毛姆语),但绝不是你成为潮湿阴暗阴险地下生物 的理由,至于标准如何,倒是无人可以定夺。然而不要忘了,毛姆对于歌德的评价里还有这样一句话‘如歌德这样非常自我的人,正是缺乏这一点,才无法成为天才 的小说家吧。’然而我们大可不必担心过于自我这一点,反正不是谁都可以成为小说家的,但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真实而磊落的个体,不是吗?

惟江上之清风 于山间之明月 耳得之而为声 目遇之而成色

看到篇好文章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自己动手也写写,好像是硬要凑个琴瑟和弦交相辉映才觉得舒服,突然理解了古人好饮酒赛诗,估计就有这种情趣在里面, 又或者说,伯牙与子期的故事里也有点这意思吧,可惜其中不知不觉也会带上那篇文的调子,本就是个容易受影响的人,所以总是写着写着多了些刻意模仿的痕迹, 少了本想追求的自然洒脱,还都是怪自己练笔不够,知识贫瘠,所以少了信手拈来自成风格的惬意,还是要多多学习而不是整日想着风骚卖弄才是,本就没有卖弄的 资本,东施效颦就更要不得了.

 

平常写东西,总是要找个特别的日子或者理由,其实还是自己害怕思考罢了,感觉一正经起来,又觉得辛苦,于是放纵自己整日不动脑子停滞不前,而另一方 面,也是带有恐惧在里面,怕想的深了,好不容易调剂起来的那股肤浅愉快的心情被扰乱了,都说庸人自扰,其实不自扰的也多是庸人,毕竟少操了一份心,或许就 错过了一个新鲜的情趣.

 

这两天悉尼风大,我虽然没被吹得太厉害,但是听着窗外呼呼的声音看着树木在狂风里惊慌失措的模样,自觉也能感受到那份狂躁,都忍不住用手摸摸脸,轻易的想象得出,沙子抽在脸上的粗糙和疼痛,想着都觉得心情阴郁了一层.

 

虽然极其讨厌刮风,不过从小到对下雨情有独钟,偶尔夜里躺在床听落雨声,竟然也能听出一份好心情来,而且能记得住这份心情,时不时的想起来也觉得愉快极 了,单名就一个雨字,再加上姓,合起来还真跟打雷下雨脱不了关系,于是对着雷声闪电雨滴也顺带有了好感,虽然爸妈的初衷并非如此,但是想起自己的名字,也 会忍不住解读得浪漫一些,田野和雨水,总让人不经意的闻到勃勃生命的气息,所以偶尔想到这里也让自己有了些动力和勇气,应该好好活着,以对得起这个名字.

 

从来不习惯被人关心着,觉得别扭,但是不会吝啬对喜欢的人好,就是恨不得把全天下自己觉得好的东西都给他,可是反过来要是有人这么对我,我就该觉得难受 了,所以也顶讨厌撒娇,觉得有个小痛小病的,虽然不会遮遮掩掩,大大方方说出来并不是为了换取些许关心,反而只是满足一种自嘲的情趣,莫名的有些快感罢 了.而因为有这个毛病,嘴巴也就这么放肆了点,说好听的话太难了,还假得很,心里一直觉得,要么有机会就做点实际的事,要么就根本不要当回事,没这么多时 间唠别人想听的磕,一来二去的,可能自己在别人眼里也是个不近人情的人吧.

 

从小就不是个嘴甜的主儿,对着谁都说不出讨欢心的违心话,觉得难受,倒是最近几年敢说些真话,让自己觉得舒服了不少,说到底,这个世界,还是得先让 自己舒服了,才有办法让别人舒服,当然我也相信,这一辈子里,总归有那么几个人,是想全心全意对着他们好的,会把他们放在比自己重要的位置,只是可惜要么 都在硬盘里要么就是还没遇到,所以不如先对自己好些,才考虑那些伟光正高大全的事情了.

 

我想我是顶难遇上自己心目中想要的那种人的,因为我也没个大概的形象,就是想着可能有一天我能坦然的对着一个人抠鼻挖耳拉屎放屁,那就是他了.

 

哎,这不知道自己要干嘛,就这么着吧.

完全怪我要一试高飞 完全是为着令人生更美

我早上的时候,跟富二代和香农3P,富二代说她本来都要去睡觉了,就是我俩拉着她一直聊,我说那可不,可舍不得你,马上就给她来了一句‘哦~舍不得你~也咦也~’,我本来想接着唱的,可惜不记得词了,然后富二代就滚下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这边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但是因为不记得词倒是让我想把这首歌找出来重新听一听,第一次听这歌毫无意外的是因为小基基,01年郑秀文的拉阔音乐会,和小基基一起合唱了《舍不得你》,在管子上一搜,居然第一首就是,因为是用手机看的,效果好不好反正我也看不出来,所以即使是小基基还是那个搓逼的书桓发型也没让我视频里面的两个人和现在有什么区别,所以等我连着播了三遍之后才想起算了一下时间才发现我第一次看到这视频居然是差不多11年前的事情了。

而我之所以对这个视频那么印象深刻,却是因为一件与小基基不太相关的事情,02年我初三,中考虽然不如高考,但是压力还是有的,而且那个时候我的主要心思还是能放在学习上的,所以课余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大多数记忆都还是关于学校的,班里有一个我喜欢的男生叫X和一个喜欢我的男生叫Z,遇到不想听课的时候,我就会跟他们传小纸条,我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年纪都这样,越是喜欢的人越不怎么想搭理他越故意的要装不熟装路人,所以我基本都只是跟Z传,我们还专门裁了一叠纸放在课桌里,写满的纸条我就负责保管,我和Z什么都聊,圣斗士三国演义放学去买小兵人小坦克车,我会跟他聊古巨基他会给我聊他原来喜欢的女孩,我和Z的相同爱好挺多,天南地北的瞎扯,也难怪小纸条落在课桌里被老师发现之后会觉得我和Z在谈恋爱,其实Z知道我喜欢X,不过他当时也没说过他喜欢我,大家都很纯洁根本没人提喜欢不喜欢的事情。而正因为那时候还是个纯真无邪的小萝莉,当时网络也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有关娱乐圈的信息基本上还是靠报纸杂志,所以当年小傻逼的我很喜欢买一本叫《当代歌坛》的杂志,其中有一期就介绍了我上面说的郑秀文的拉阔音乐会,里面就有几张有关小基基的图片之类的,后来有一天做我后排的同学说想看一看这本杂志,我说好,于是我下午就带来了,其实杂志的内容我都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但是上课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去翻一翻,也怪我那天倒霉,虽然坐在最后一排,但是上政治课的是出了名的母老虎,最后十分钟放我们自习的时候她就冲到我后面直接从我课桌里把杂志抽出来没收了,我当时特别忧伤,我不是因为怕被批评,我是着急我的小基基再也要不回来了。

后来课间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冲进教室问我,刚才被母老虎收的杂志是不是我的,怎么到了中考的关键时刻还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知不知道时间的紧迫知不知道中考的关键云云,这个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回话,坐我前面两排的Z就给我们班主任说,刚才被收的那本杂志是他的,能不能让政治老师还给他,我立马反应过来Z的意思,然后天真的给我们班主任说,我明天拿一本我的杂志来换,请母老虎把Z的还给他可以吗。我们班主任瞪了我和Z一眼,走出了教室,当然毫无疑问那本杂志根本不可能要回来,说不定和假期作业那样,早就成为了老师们垫桌角或者烧煤炉的牺牲品。

虽然杂志没要回来,不过我和Z的纸条还是照样传着,内容还是圣斗士三国志小兵人古巨基,一直传到中考结束,等我们都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我和Z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出去吃饭,期间其他人就起哄,问我Z在我心目中能占百分之几,于是我就做了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最蠢的事情之一,当时大家都喝了点酒,我酒量奇差无比,两杯啤酒下肚就已经不太管得住脑子了,问题问出以后,我还觉得自己特别淡定,我从餐馆的牙签筒里拿出几支牙签,然后慢慢地摆慢慢地摆,直到摆出一个美丽的动人的闪亮的璀璨的在座的每个人都看得清的‘0%’……………

我当时脑子已经模糊了,根本不记得其他人的表情,然后还是继续吃啊喝啊吵啊闹啊,整个晚上我都很开心完全没有觉得气氛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现在回想起来不知道当时是有多纯真傻逼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毫不知情。

这件事半个月之后,在这半个月里我完全没有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又是这帮人一起出去玩,因为里面就两个女生,另外一个女生就给我说我发觉你也挺直接的,我说什么意思啊,她说那天你直接就这么拒绝了Z,不过也挺好的不拖拉,我在这一刻才发觉那天那个问题意味着什么。

再后来,我和Z最好的朋友,我们三个算是初中的铁三角里的另一个男生S告诉我,就在一起吃饭的那天晚上送我回家之后,Z蹲在我家小区的大门外,哭了整整半个小时,后来半个月根本不敢见我。

我和Z上了同一所高中,还是好朋友虽然不同班,但是大家一样保持联系关系亲密,到了05年的时候,小基基得了叱咤男金,出了一首歌叫《爱得太迟》,拿了那一年的香港十大杰出青年;同样的一年,我高考,离家,出国,我记得我要离开的那天晚上,我、Z还有S,我们三个跑回学校在操场上坐了一晚,现在看来是小清新矫情装逼,其实在当时的那个时间点,我们满心想的就是回到熟悉的地方,希望把时间拖得更久一点。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我每年回国还是会聚在一起,天南地北瞎扯淡,玩笑乱开毫无隔阂。

现在,我已经不怎么惦记小基基了,可是这并不影响过去十年他于我的意义,甚至是他唱歌时的表情我还是如此熟悉,而我和Z到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他双子座的,花得不得了,女朋友从高中到现在大学毕业至少换了3、4个,学习挺好,大学考了重点读了喜欢的专业,现在工作也不错,逢年过节我们互相发个短信,我去年回去还跟他一起出去玩,还是可以聊圣斗士小兵人三国志,一点没变,和高中一样坐在肯德基里面两杯可乐就可以聊整整一天,我爸妈都认识他都很喜欢他,我妈特别想我跟他在一起,她说Z的身上有我爸爸的影子,可是人就是这样,越失去或者越没有得到的东西就越觉得美好,就像我一直觉得那本被没收杂志里的小基基比平时更加美丽动人一样,有时候想起我喜欢的X,我还是觉得很美好还是我原来喜欢的那个样子,而我对Z却从来没有过喜欢,我俩在这十年里,谁也没提过中考过后的那顿饭,虽然我觉得我一直欠他一句对不起。

今天,当我用十年前这样的时间点来唏嘘过往的时候,我觉得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原来在我每天的胡思乱想走走停停的里面已经装下了那么多的岁月住下了那么多的人,十年前看过的视频,十年前被没收的杂志,十年前传过的那些小纸条,十年前嗡嗡闹闹的教室和懵懵懂懂的感情,还有十年前伤害过喜欢过的人,我觉得满心欢喜也觉得异常幸运。所以我想虽然我是个心比较硬的人,不太相信波澜壮阔的爱和同生共死的情,但是我还是希望因为我有的这些回忆,能够帮助我在我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能够坚定不移能够毫不犹豫。

 

视频:《舍不得你》

2012-02-13 17:16:32

我最近老骂人,不好,虽然我骂得很舒畅很快意很胸中辗转承欢,不过还是影响了我坐看天边云卷云舒笑对傻逼滚来滚去的淡然气质;要么我就是写大屁股大胸部的日记,也不好,显得我特别肉欲特别低级趣味;而且我最近又老读淫书小黄文,更不好,不仅没有彰显我少女清纯的形象,还和我一直以来想走的一股清流骂人不带脏字的路线相悖。

最近遇到不少逼事,三次元二次元的都有,不过心情倒是意外的好,每天插科打诨口淫裸奔玩得不亦乐乎,我觉得我是那种特别容易受影响的人,上豆瓣之前还是比较清新少女莺莺燕燕的,现在麻痹操蛋这种淫言秽语一天不照三餐来一遍就觉得食欲不佳。估计就是昨天我看的那本书的意思,不管你怎么掩饰,骨子里的性格是改不掉的,某一天某一个点就会触及被爆发,就像我现在一脸女流氓的样子,但是我整个人反而变得坦然,本来就厌恶的矫揉造作终于离我远去。

我刚才和富二代说在看她偶像的《万物生长》,特别喜欢,这种刚刚好的感觉是写作的最佳状态,让人看得明白又不至于被作者太多的情绪所影响,点到为止恰到好处还能拍手叫爽。毕竟写作最为一件那么私人的事,要不融入个人情绪去不偏不倚的叙述一件事情实在是太困难了。

我是个还挺爱写写文唠唠嗑的人,主要就是用来排解寂寞,我原来搞小基基的时候喜欢写,搞拜仁的时候喜欢写,搞陈毛的时候喜欢写,现在搞缺我也喜欢写,我回想一下我混圈子的基友好像都是靠吐槽靠写字认识的,这也导致我更不要脸更死乞白赖的写写文唠唠嗑了。

其实我今天的本意是想写写我爸,周四9号那天是他生日,我早上起来发了个短信给他祝他生日快乐,后来他回我:

“刚起床,在吃面。”
我回他:“加两个蛋。”
他过了一会儿回我:“你妈只给我一个。”

我觉得特别怨念特别忧伤。

然后今天我打电话回家,问我妈为啥只给我爸一个鸡蛋,我妈说他拉倒吧生日给他买了一件新衣服1000多块他还想吃两个蛋!

我从小就觉得我爸是很聪明的那种人,脑子快嘴巴贱会出阴招,防不胜防百无禁忌。
而且我爸是那种聪明劲儿都用在玩上的人,我家什么东西都可能缺,但是弹弓皮筋枪弓箭弩这种东西是一定不会少的,我爸现在已经练就了一副用猴皮筋手枪弹死苍蝇的绝招,我有次和他坐沙发上看电视,苍蝇嗡嗡嗡的飞到天花板上盯着,我爸一脸得道高人的模样,站起来对着天花板猴皮筋一拨,说时迟那时快,我弟狗MO蹭的一下冲到我爸脚下把死苍蝇舔进嘴里大快朵颐,我不禁拍手称好啊我靠,这两仔爷出去在天桥上摆个摊卖个艺奔个小康不成问题啊我靠。

稍微了解点我们家情况的人都会特别羡慕的对我说,像我这种在我爸的水深火热的玩弄中长大的孩子,现在出社会应该会很容易立足因为很难被人骗到哎,呸吧你们,那是你们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好吗。

我还特别小的时候,我爸有一天玩心大起,他在我面前吃杨梅还是枣子,然后故意不给我,我就在旁边哼哼唧唧,后来他看着终于把我逗得馋到不行,就把他吃完的核儿递给我说:“来,舔舔,甜的呢。”

然后,我就真的舔了。。。。。。。。。。。。。。。。。。。。。。。。

还有一次,我妈上班去了,我在家里大哭大闹,我爸实在是搞不定,就把我扔进我家洗衣机里面,然后搬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我在洗衣机里扭动撒泼特别享受。

等我上了小学,稍微有了点启智,他就开始给我整高端洋气的科技产品,我爸是那种特别喜欢捣鼓新奇小玩意的人,尤其是地摊上那些遥控器啊电池电线斧头扳手多用小刀这种东西,他出差每次买回来的都是一堆小工具,给我买的玩具也从来不是什么玩偶洋娃娃,全是组装汽车或者火车铁轨,然后自己折腾得不亦乐乎爱不释手,再然后如果他心情不错玩性大发倒霉的就是我。有天我放学回家,开门一看看见我爸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脸不怀好意,我当时已经有些许警觉,我爸说你猜我今天为啥在家,我说不知道你为啥在家,我爸说我今天叫人来安了一个触屏灯,我说啥叫触屏灯,我爸指着我房间门口的门沿说你去踩那里,你踩一下客厅的灯就会关掉,我当时真是无知而天真,幼稚又傻逼啊,我充满好奇心的就去踩了,啪——太神奇了客厅的灯真的息掉了也,我爸说你再踩一下灯就亮了,我真的傻逼的又踩了一下,哎客厅的灯又亮了也,我还回过头一脸纯真的对我爸说这个好好玩哦,我爸说嗯对的,接下来的十分钟里我就站在我房间门口,拼命地踩门槛儿,最后要不是我爸戏剧细胞太差憋不住笑场把他刚在地摊上买的躲在身后我至今不知道什么原理可以控制我家灯开关的小遥控器拿出来炫耀我估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都会对我卧室门槛儿充满了神奇的感情。

而鉴于我爸从小的灌输教育,所以我一直觉得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对我们家这种从来都是互相插科打诨的家庭氛围充满了莫名的优越感,于是我才会有今天的这种性格,在玩的方面自己喜欢的事情方面会特别的上心和投入,用我爸的话来说就是,如果你连自己喜欢的东西都做不好,那就没什么事情你能做好的了。

我刚才在论坛上登录了一个好久不用的ID,看到之前改的签名,让我想起一首老歌,然后把豆瓣的签名也换了,我一直说,应该养成每周每月写点什么的习惯,可是于我肤浅的经历和浅薄的知识而言,一边写一边怀揣着忐忑,所以才会导致虽然我去年自己和自己定了个计划,说无论如何写个故事,不管是怎样的故事不管合理与否幼稚与否都要写下来,可惜到了现在,我什么都没写完。

这倒让我想起我之前看过的一篇文,有记者采访了十几二十个作家,各个写作领域的都有,而在这十几二十个人里面,有三分之二的人在“给普通人的写作建议”中都有这样一条——“完成你的作品”

完成是件很难的事情,就好像你看一部剧喜欢一个人坚持一个好习惯,不知不觉的你也就会放弃淡漠和遗忘掉,偶尔记起,就像我刚才想起歌词的事情,最不过的也就是唤起一个签名,有的甚至你觉得连换个签名都不值得。

过年过生日我都喜欢写点什么寄语展望一下,今年这都过去一个半月了我还不知道我要干嘛,年前原定的计划因为其他的客观原因变得不现实起来,眼瞧着自己又要混混沌沌的过完2012我有点心焦,但是像前面所说的我是个很容易受影响的人,过两天我又不记得这样的焦虑了,要不就是我本质就是如此,随意、自我、胸无壮志、平淡喜乐,就像我觉得做一个迷恋红尘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声哭大声笑大声骂人的混蛋也没啥不好一样,容易受影响和决绝的坚持一点也不矛盾。

明天情人节是吗,其实每年到这一天我都会很有一种邪恶的阴丝丝的快感,因为我依旧独自一人,让我觉得我还是在为自己而活着,你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吗。

2012我要干什么呢,我不知道,因为我原本觉得我会干的事情变得不可能了,而又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变得不可能,所以我想,像我这样的人还是应该有自知之明一些,每年许愿的时候还是拿自己下刀比较现实,既然如此,如果祝自己在这一年里能够做个有趣的可以把自己喜欢的在乎的事情做好的人应该不算是件过分的事情吧。

愿情人节单身的人们快乐。